小騙子的矛盾感會在作品中表現出來嗎?

我覺得有時都會輕微滲入了(矛盾)在作品當中。如果只看文字,有時候見到畫面或許會覺得很好看,但有時會包含了一些負面的想法。又或者文字上,我會用一些中性的字眼,例如一個負面的字詞描述正面的事,相反亦然。

 

什麼時候開始有自己的工作室?

兩個月左右,之前都是在家中做的。其實我並不是因為空間的問題而需要一個獨立的工作室,而是我經歷了一年多自己一個人留在家中,包括做freelance和小騙子的工作,我覺得太壓抑。如果得在家中,可以一日都不說一句話,因此覺得自己需要在(合租的)工作室「吸收人氣」。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小騙子,你會選擇哪個?

自我。
其實創辨小騙子是一個自私的決定,是因為自己有些情緒希望能有出口釋放,才會創辨小騙子。而我覺得對客人來說,小騙子是一個品牌,可是小騙子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品牌,是一個人。我覺得這個世界上的東西都是無常的,人亦都是多變的,如果這是一個品牌的話,或許我需要對一些人,例如客人要有些承諾,但我對客人完全沒有承諾。我想透過小騙子說什麼便會說些什麼,我不會因為客人想要些什麼而造給他們。

 

為何當初會開始小騙子的創作?

其實是因為我讀了幾年設計,再做了一年設計的兼職,我覺得自己一直在追趕別人的標準,情緒開始有點不妥,我覺得自己開始受夠了。如果我要一直滿足其他人的要求,倒不如我設計一些任務給自己,但同時需要夠生活,我本來也喜歡做插畫、縫紉,所以剛開始時我想,如果我把他們商品化,賺到的錢用來做生活的話會否可行。剛開始時,我畫了一些插畫用以紙品上,後來還是選擇了刺繡。因為從小到大自己都比較喜歡縫紉,車袋、穿珠等等,另外我覺得這些重覆性的動作「好正」,因為在做這些重覆性動作時會冷靜下來。所以最後還是選擇了刺繡,和一些有關於布藝方面的創作,不只局限於刺繡。

 

你想透過小騙子表達的是?

除了個人的情緒,即是當我有不開心時,我會做這件事來安慰自己,同時安慰一些觀賞者。另外是希望能夠改變社會,我覺得這個社會有好多東西很不妥,或者是很多事情上,是需要覺醒的。例如我現在在我的作品當中滲入了很多環保的意識,我希望這樣可以改變世界。

還有其他地方希望能夠改變世界嗎?

我覺得如果人懂得聆聽自己說話,這個世界慢慢都會變好。有些人無意識之下又過了一天,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或是無意中破壞了這個世畀。我覺得人應該有這份覺悟。

唸唸、閉眼踏前、採集記、能量塔……各個系列的特色?

唸唸是我平常看書看到的句子,便會將它們變成刺繡,所以全部都是由我情緒而出的刺繡。我平時看書覺得這句很表達到我的話都會把它們造成刺繡,宣揚開去。

能量塔則是想說一些有關能量學方面的事,其實金字塔的設計、比例可以令金字塔存有一種我們看不到的能量,滲入金字塔的中間,我希望能宣揚此事。間接也想告訴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我們看不見,但是值得關注的,或是會幫助到大家的。有些人會覺得所有事物都是理所當然的,但雖然有些事物我們看不見,但依然是需要感謝的。

閉眼踏前與採集記是相似的,都是把大自然的事物造成刺繡,但採集記會多一點更加細微的東西例如樹葉、石頭,讓觀賞者可以近距離欣賞的;閉眼踏前則是一些風景圖,有些是我在網上看到,再把它們造成山形的刺繡。我喜歡旅遊,所以當中的地方同時亦是將我自己想去地方的列表。

 

親眼見到與網上圖片而作刺繡的差異?

感受會深很多。
如果在網上看到的地方會純粹覺得很漂亮、引人入勝,但未必會知道屬於它的故事;親身去過的地方則會從那個地方身邊的事物,例如一塊石頭、樹木,甚或地形等等。親身去過的地方可以看到更多,感受亦會更深刻。

 

有誰給矛你設計靈感?

沒有特定的人或事,但或許是累積下來的一種習慣,或是自己和朋友的切身體驗。
另外我重要的兩位朋友都會支持我,對大家的作品都有互相提點,不論在設計上或是包裝上。

是什麼,人或事或想法等等,讓你堅持小騙子的創作?

首先是家人的支持。其實我家人對我正在做的事都很賞識,雖然我未必能夠給矛他們太多的家用。我媽媽仍常常會稱讚我。第二是自己有點倔強,每當我遇到困難時我都會有個想法是「我唔信我搞你唔掂」,「我唔信我會被打敗」,然後便會一直做下去。我會覺得我仍未達到目的,沒有理由現在就放棄吧。

 

0-100分,你有多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

80分。
另外的20分是因為要捱通宵。其實刺繡是我喜歡做的事,但當我要將刺繡變成產品,我便要做一些很機械化的東西,我很討厭這些所以便扣了分。其實我傾向做藝術方面的,但因為要生存,所以要將其商品化。做手作對我來說是一種生存手段,而我想做的是藝術。我不太介意作品最後會變成什麼,而我比較享受創作和製作的過程。因此最後要把它造成扣針這個部份已經超過了我的創作過程。

 

小騙子遇過最大的困難是?

有一次自己突然鑽牛角針覺得自己做這件事對世界是零幫助,同時在破壞世界。坐巴士去擺市集的時候,我突然醒覺自已其實用的繡線、扣針、膠水都有一定程度的化學物質,我覺得我也在破壞這個世界。那程車我便在哭,但當我去到市集,和其他人訴說時他們都不明白,他們覺得你不應該因為這種小事而停下來。後來也有朋友跟我說「你現在用少少膠水或許會對大自然造成一小部份的傷害,但將來的效果會更加大。」其實現在還有條刺存在。膠水避免不了的話,便會想會否自己作品的張力加強,達到更大的效果。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煮食、跑步、看書。
「好多嘢都係因為太忙所以要掉底。」

 

對於小騙子的期望?

我希望我可以透過小騙子看到一些人的改變。其實都開始看到客人開始明白,要沉澱一段時間,才可以得出一個故事給我做訂製,因為我一開始會追問客人的故事、聆聽自己後才可以做訂製。我希望可以有更加多人做知道這樣的事,會聆聽自己的說話。

 

小騙子最終目標?

造成一個大的社會氣氛,大家對所有事物的感悟或覺悟會大一點,改變世界。但有時我覺得現在即使在呼吸,我們也在改變世界。

 

那麼將來的計劃是?

短期目標:克服新物料;到台灣或日本擺檔
終極目標:開一間前舖後居的工作室,要有很多樹的,像幾米的「星空」中,爺爺的屋。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我覺得我會繼續做我喜歡做的事,但喜歡做的事不止局限於刺繡,我還喜歡做其他的東西。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我會叫她做多一點運動,要改了工作狂的性格,要懂得生活。

 

有什麼是你從未做過,而有一天一定要做的事?

一個人去旅行。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