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用一個詞語形容TC2,你會選擇哪個?

我們一直都稱自己為文化平台。我們是一個平台,並非自己做一些文化活動的餐廳。希望其他人可以利用這個空間,去做他們想做的東西,包括我們支持的獨立創作包括音樂、電影,畫作,展覽等等。我們讓一些仍在探索的人有一個空間去展示他們的才能。

 

當初為何會開始經營TC2?

小小個人的故事。我原本是新聞從業員,我做了一段時間後,要做的事都已經做過,希望能趁著有少少青春和有機會的情況下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開咖啡店是我小時候的夢想,以前因為在家庭環境及經濟壓力之下,畢業後立即埋頭工作。後來自己做了多年記者後,儲了一筆錢後便想,不如嘗試開咖啡店。當時的咖啡店還未盛行,是一個有趣而又會接觸到很多人的行業,我們都頗有興趣,以「試下啦」的態度開始營運TC2。

 

開始營運的時間是?

其實TC2是2005年開,我們第一間舖開在新蒲崗,是一間以外賣為主的小店。後來累積了經驗後便開始找一個大一點的地方,可以讓客人坐下,好好享受一杯咖啡,聽聽音樂看看書。我們選擇了油麻地砵蘭街,因覺得那地方近旺區但不在旺區的中間。三年前,在加租壓力之下我們搬到現址。所以 TC2 Cafe Workshop經營了8年左右,至於新蒲崗的外賣為主小店仍在,仍在做一些社區生意。

TC2與其他同類型咖啡店的特別之處?

我們希望文化方面的主題會比較突出,其他咖啡店或許以飲食為主,我們不單著重食物,同時會更加著重(咖啡店)氣氛和客人,讓客人會有多一點的感受。例如我們會有不同的展覽、活動、手作寄賣、書寄賣等等。希望客人在飲食以外還會有其他消費的體驗。

 

文化星期日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在舊舖(油麻地砵蘭街店)時已經開始。剛開始因土地問題和經驗不足,導致活動、展覽等舉辦得比較疏。太子現址的地方較大,我們也累積了一些經驗,因此可以定期舉辦文化星期日。現時每個月會有最少一次的Band Show,讓獨立音樂人可以在裡表演。我們亦盡量不設收費,讓有興趣的人只要願意來便可以留下來聆聽,希望可以令更多人試聽一些他們原本不會聽的東西。其餘還會有一些獨立放映、分享會、展覽等等,不同活動形式可讓更多不同的文化團體、文化人在TC2找到他們可發揮的地方,真正實行「平台」的概念。

 

為何Band Show只有一個月一次?

我們需要租用相關器材和做宣傳等等,不希望舉辦得太密,令效果(noise)減弱。

手作寄賣又要如何申請呢?

有些人會問我們是否開「格仔舖」,其實我們改裝了一些酒箱,放置手作人的作品。但因地方有限,只可容納七至八位手作人,唯一條件是必須為原創、非大規模生產的作品,手作人亦要自行設計、處理箱內的陳列。因此手作寄賣的流動性不大,大概半年至一年才會更新我們的合作。過程是有興趣的朋友會先聯絡我們,我們會留下他們的聯絡方式,當有位置空出便會聯絡他們並再作安排。

 

經營TC2期間深刻的事?

TC2突出的形象是它是由新聞從業員經營的咖啡店,所以很多行家,包括以前工作時的行家同事都會來TC2。他們會一來,覺得這個地方很有親切感,二來,我們會將就到他們的時間。從事新聞從業員很多時都比較夜才放工,有時他們來到已經晚上11、12點。他們來到時都會問:「老闆你幾點會收舖?」我都會告訴他們:「無所謂,你哋喜歡坐到幾點就幾點。」所以很多行家都晚上來找我,或是在這裡坐坐,聊聊天,我會讓他們「傾到夠」為止。有一、兩次我有點累,工作完成後便坐在一旁等收舖,他們在聊天的同時我不知不覺間睡著了。他們在我旁邊走過,還是沒有反應。直至我凌晨4、5點時睡醒,他說:「我見你睡著了不敢嘈醒你。」因而坐到5點才離開。

我們都十分開心可以招呼到一班行家,有一個親切的地方,讓新聞行業的行家有個聚腳點。

 

經營TC2 時遇到的困難?

其實與所有的店舖一樣,聘請人手比較困難,又要面對租金的問題。飲食業可算是比較嚴重的,因為工時較長,也相對比較辛苦,變相年輕人都不願意入行。我們大部分同事都是做兼職的學生,人手編排上都一定的困難。另外,尤其做地舖,會擔心租金上的調整,令店舖未必能負擔得起。我們經歷過一次搬遷,其實是一個很痛苦的決定,因裝修等各樣都等了一段時間。要離開一個地方,重新在一個地方開始是十分困難的事。我們尚算幸運,找到一位很好的業主,與我們簽了份長約,因此這幾年在現址可算是較為穩定了。

是什麼讓你堅持TC2?

其實經營咖啡店很辛苦,但亦都很有滿足感,特別是人。好多客人來到打個招呼,或者大家由不認識到互相認識,開始有些交流,這是一個有趣的過程。而我覺得在一個地方可以做到一些少少的事,例如提供一個平台,讓較少資源的創作藝人、音樂人、電影人可以做他們的演出,是有滿足感的。所以我認為我們的存在是有價值的,如果我們可以繼續經營而不會入不敷支我話,我們都希望可以繼續做下去。我們亦希望香港會有更多同類型的文化平台,其實香港雖常被說成是個功利、只會計數的地方,是否真的沒有設計上的構思?是否真的沒有文化的演出呢?以我多年來見到的樂隊或電影人等等,他們都是很有才華的,做到很好的音樂,只是沒有機會表演、沒有機會與人接觸,以致難以生存。有時候會想,看到這麼多有才華的人,他們是否值得有更多的機會呢?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此如果可以一直做下去,是很有價值,如果有其他地方以這個方向經營,我們亦會覺得這是十分好的。

 

0至100分,你有多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

80分。

但因做飲食是一個十分困身的行業,都是辛苦的,休息少,思考空間也少了,所以有時候可以有多一點空餘時間去思考如何做得更好,或者更會好一點。但因每日要應付的事情都很多,所以我覺得仍有進步空間。身處在香港便要與時間競賽,租約完了又是一個未知之數,因此你要在可以負擔得起的租約之內做你想做的事,有時就是不夠時間。

老闆在TC2 崗位?

我是打雜。

有時還會幫忙沖咖啡、清潔、洗碗;安排活動、對外聯絡等等。

 

什麼時候開始在咖啡上寫字?

其實是一個意外。那時候與朋友正在討論某些話題,便在咖啡上打趣寫幾隻字,令他開心,笑一笑。後來發現這個做法反應不錯,加上我們比較留意時事,如果把當時的話題寫在咖啡上,客人都會十分開心的。也有一些personal接觸,在咖啡上寫一些字給客人,是一種咖啡師與客人的溝通。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我們現時每個星期會放一日假。我會趁著這個假期到其他咖啡店坐坐,我喜歡在咖啡店流連,看看書,飲其他人的咖啡,是我的嗜好之一。另外,我還會在一些院課任教新聞系,希望將以前的經驗傳給下一代。

將來的計劃是?

好多人問我會否再開一些分店,我的理念是我不希望開太多的分店。做生意的人都會覺得做大一點比較好,而我認為小店著重個人的personal touch和個人的風格。反而我會希望自己可以做好一點,舉辦更多不同類型的活動,容納更多的可能性,例如跳舞或戲劇。說到將來發展,可能上了軌道後,營運上再成熟一點時,可以有多一點空間安排更多不同類型的活動。

 

你認為離開這個世界時,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離開這個世界?我不知道,我會做到我覺得我體力上做到。而且我覺得人是會改變的,可能這一刻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很有價值的,下一刻或許有更有價值的事呼喚我。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但以現在來說,我仍然會繼續的。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TC2 Cafe Workshop
地址:香港太子柏樹街23號地下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