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Wood and All Forms of Being 名字的由來是?

因為我剛開始做手作的時候,都是在執拾樹枝,我想改一個有「木」字的名字,而名字內會包含一句說話,第一時間便想到Touchwood。當我在做身心靈治療時,經常會覺得我們,或很多人都沒有與萬物連結,萬物包括人類、動物、山和水等等。因此我在Touchwood後加插了and All Forms of Being,提醒人們接觸多點樹木和萬物。我相信當每個人都接觸多一點萬物的時候,我們一定會改變生活模式,繼而改變經濟模式。因為我覺得現時的經濟模式已經過時,不再適合我們,例如人的工作時數應該要少一點,購物的速度應該要慢一點的,我們的生活模式應該也要慢下來。

 

你認為人應如何與萬物接觸?

我覺得接觸萬物,我們要先發現它們。我們的城市當中,無論我們坐什麼車都有機會看到植物,縱使家中沒有植物。首先要見到它們,繼而要感恩有它們的存在,稱讚他們。有些人會覺得與植物對話是無稽之談,但我相信它們會感受到的。我相信所有萬物、植物都是一種能量的載體,它們都會有情緒有感覺的。其實很多科學研究之證明了此事,若你與植物對話,稱讚它們,例如說:「你今日好靚啊」,該植物便會生長得比較健康。社會現時的教育模式不會教我們與植物溝通,但當我們都懂得與植物和動物談話的話,好多生活模式都會不一樣。我也是大概在兩、三年前開始接觸身心靈治療的時候,看了很多書和不同的研究,才有這方面的知識。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Touch Wood……?

自然。

我覺得這件事是很自然地發生的。由我工作的時間少了,多了空餘時間後才開始做手作,名字也來得自然,即使是各樣產品,我也沒有特別去想或是思考。擺檔的時候會有人建議我做某些東西,我想到時又會去做。

 

開始Touch Wood的創作的原因?

剛開始是多了時間獨處,我希望能學習一些新的東西,剛開始時我有嘗試過學編織、畫曼陀羅等等。其實只要那件事可以令我感到開心的話我便會繼續做,而木手作則一直做到現在。數年前開始,我經常會去執拾一些樹葉和樹枝回家,雖然那時未想過可以做些什麼。直至2015年10月左右,正值秋天,我以木橡果、樹枝和木造一些頸鍊、耳環等飾物,便定下自己手作的主要材料是木材。

 

喜歡行山?

我喜歡接觸大自然。我可以在樹旁站著良久也不離開,又會坐在石頭上發呆。我常會與朋友一起行山。

 

最喜歡的山?

梅子林。

 

什麼時候開始?

兩、三年前左右。工作時比較少做運動,有朋友帶我到塔門露營,我又十分喜歡,後來便開始行山,接觸更多大自然。

你想從你的設計和品牌中帶出什麼訊息?

我最希望透過品牌的名字,告訴別人要記得Touch wood and all forms of being。我本身做催眠治療,希望能植入每個人的腦海中,每個人都聽到這句說話,每個人都會接觸多一點樹木和植物。我覺得如果其他人聽到這句說話,會是在他們心中種下了一粒種子,不知道他們在聆聽過後會做些什麼,但我相信這句說話會進入了人的潛意識。不過會否有其他條件滋養這粒種子發芽也是未知之數,但我目前還是希望能種下這粒種子,告訴每一個人這句話。

 

手作過程中最享受的是什麼?

執樹枝。在大自然當中,找到你想要、合適的樹枝需要看緣分。最開心是找到合適的樹枝,和後續處理樹枝的過程。還有擺檔,擺市集也是我享受的,每次都會有些有趣的事發生。我覺得自己十分幸運,每次擺市集都會有人幫忙,有人提點自己。我每次擺檔都需要有人幫忙,有些朋友即使不常見面,他們也會主動找我,陪我一整天一起擺市集。

擺市集時有趣的事?

在馬寶寶農場擺檔的時候,有很多參觀農場的親子遊,因此會有很多小朋友,小朋友都會問我很多不同的問題。我預先預備了一些紙和筆,小朋友都自然地拿起筆開始寫自己的名字和畫畫。畫完後便會告訴我他們畫了些什麼,和介紹自己。這些都令我覺得是我擺檔以外額外得到的有趣東西。

 

過程中最困難的是?

存放的問題。

家中的地方有限,我亦未有屬於自己的工作室,放在家中的用具等等都會往上發展。另外其實我沒有學過如何處理木材,只是在網上查看一些處理木材的步驟。我試過在1、2月的時候,香港特別潮濕,我的一批木掛鈎都發霉了,很心痛。所以最困難的還包括防霉。

 

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做手作時候的心。

有時候要十分專心地做,才可以例如黏合的過程會好一點,或是車線會直一點。如果在做的時候發呆,線都會車得歪歪斜斜。倒過來看也是一種開心的事,因為你需要完全地專注做一件事的時候,其他事情都會被抛緒腦後。

 

喜歡縫紉?

我爸爸是裁縫師,媽媽則喜歡在地攤買布回家,因此從小全家的睡衣都是出自父母之手,有時候自己會向他們偷師。我覺得得媽媽會影響我比較多,她喜歡用舊布或碎布,車手袖和環保袋送給朋友。

 

有誰給矛你設計靈感?

媽媽。其餘的都是因為自己需要用為先,客人後來也會建議一些設計給我。

 

是什麼讓你堅持Touch Wood的創作?

最大的動力是開心,所以會繼續做。還有希望可以告訴其他人接觸多一點樹木和萬物。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聽大自然的音樂、畫曼陀羅、看電影。

 

市集的經驗帶給你什麼發?

有時客人會幫我思考一些材料的設計和配搭,都是在市集中得到的東西。

 

Touchwood遇過最大的困難是?

定價。剛開始我在做手作時還未想過要售賣,買到一些喜歡的配件時也不會特別記下成本。我開了Facebook專頁後,有客人問我某件貨品的價錢,我才發現自己還未定價。我便跟客人就,你是我第一個詢問價錢的客人,不如你自由定價。後來直至我擺市集時,我以自己造每一件產品時的時間作為定價的標準,我才開始想究竟我的時間值多少金錢。這是我煩惱了很久的事,現在我全都交由朋友定價了。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我覺得我十年之後行山都仍然會繼續執樹枝,至於擺市集便要考慮有沒有市集是自己想擺的。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我現在生活得很好,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學懂了隨遇而安,希望十年後的你都可以一樣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和放鬆自己。

 

將來的計劃是?

我想推廣更多如何處理情緒的方式,令更多人了解和學懂處理自己的情緒和推廣素食。另外想找一點機構、地方利用較大型的機器處理大一點的木製品,用多一點回收得來的東西。

 

有什麼是你從未做過,而有一天一定要做的事?

潛水。好想到海底看看海底的生物。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