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Hammers名字的由來是?

取自於我的姓氏,我姓徐,小學到中學都被叫作鎚仔,之後覺得這個名字都「幾own」,而且我已長大了,所以便用Mr. Hammers。至於最後的s字,則是代表我英文名Stefan。

 

你心目中的手作是什麼?

我覺得手作講求製作方向和所表達的訊息,不一定是親手自己完成所有步驟,當你想做一件物件,你與其他人分享,一起去完成一件作品,我都覺得是手作的一種。完成品會散發一些訊息、個人意見、記憶……例如當自己再次見到那件完成品時,會憶起自己何時何地與誰人一起製作的,這才是手作。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Mr Hammers,你會選擇哪個?

廢青。

我有個習慣是會在街上執拾別人沒有用的東西,例如竹和建築用的膠喉等等,加上我本身是讀建築設計,因而會接觸了很多不同的建築物料。我覺得水泥的可塑性「好正」,便在想它們與其他廢料結合的可行性。後來分別有數個不同機構邀請我做水泥廢料工作坊,「做吓做吓發現其實幾有趣」,試吓自己會否可以創一番興趣,讓大眾知道水泥可以有這些造法。

什麼時候開始Mr Hammers的創作?

2014年中開始,至於教班則在2015年中開始,在零碳天地開始教班。期間我會做不同的產品,剛開始時我會做一些體積較細的作品,如磁石貼、筆筒、電話座等等。

 

你希望從你的設計和品牌中帶出什麼訊息?

暗中希望能為水泥這種物料平反。在香港,有超過九成五建築物都是以水泥、石屎作建築物料,但我們都不會見到它們的存在,大都會被磁磚、油漆、木地板等遮蓋,很少人會直接見到水泥。我希望能用這種物料,帶出一些訊息告訴其他人其實水泥無處不在,包括你現在腳下的地板。

 

工作期間最享受的是什麼?

工作有一套流程,我先要到五金鋪托一包包的水泥回家,但因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運送過程中都是十分辛苦的。然後要開水泥(編按:意指用水調配水泥),在沒有人教我的情況下,我到網上找資料自學。可是網上資料大都是外國的資訊,在香港買到的物料與外國不同,所以我會親身到地盤請教水泥師傅。但因水泥師傅所調配的份量用以興建高樓大廈之用,因此比例上也有些少不同,我只好再自己從失敗中學習,調整比例,研究令開出的水泥能變得較滑、有特別質感等的技巧。在從失敗中學習的過程中,我體驗到很多的甜酸苦辣,回味過去的甜酸苦辣都頗有趣的。

工作過程中最困難的則是什麼?

其實最困難的事是沒有拍檔,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去構思、思考如何製作、製造、經營這個品牌、宣傳…...都只有自己「一腳踢」。開工作坊的時候,我一個人比較難控制十多位同學仔。現也在物色,希望會有人幫幫手(笑)。

 

可否與大家分享這些甜酸苦辣?

記得有一次,我向PMQ租了一個地方拍攝。水泥作品需要預早數天開始造,它們亦相當笨重。而搬運的過程中,只有我隻身一人把所有作品由我家中搬到PMQ。搬到途中,我推車時不小心,把預備的所有東西都掉在地上。在距離拍攝時間剩餘少於24小時的情況下,我便需要立即重新製作水泥作品,這是第一件的辛苦事。第二件辛苦事是在其後搬運拍攝用的桌椅,到達了地下,準備搬到位於五樓的工作室時,才發現升降機壞了。我便要自己一個人把所以桌椅等用具和傢俬,抬上五層的樓梯。那天一日之內發生了很多事,我不單止緊張,還需要冷靜思考如何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問題。於是我打幾通電話給朋友,他們都「勁」有義氣過來幫忙。我那刻十分感動,有些朋友可以幫到自己,而且在一、兩小時之內趕到,與我一起放置和整理場地至凌晨3、4點。那次真的是十分深刻,我也十分感謝那兩位朋友。

另外,有很多我未見過的建築界前輩,他們知道Mr Hammers 的存在,都會走過來跟我說:「加油呀,你的品牌做得不錯,下次有新產品時記得聯絡我,我會支持的!」我都覺得這些間接或直接的支持,是一支很好很好的強心針。

工作坊的形式?

現時有教水泥燈和水泥茶几。日後都會研發更多產品讓市民參與。有些客人問我「什麼時候有班」時,我才開始計劃這個月尾有工作坊,根據自己經驗,大概兩個月會開八班。水泥需要24小時乾,因此工作坊都需要一共兩日時間。

 

教班時深刻的人和事?

我教班的時候,有很多參加者都是我的老師,和一些在行內為前輩級的人士,變相在工作坊期間我成為了他們的老師。感覺很奇妙,亦像是一種交流。在工作坊進行中我會教他們,但在工作坊完的那刻,他們仍然是我的長輩。後來,他們亦會分享小小的意見,「其實咁樣都幾正」。

 

為何當初會有租工作室的想法?

第一,當時有電視台找我拍攝,他們表示自己沒有廠景,只容許外景拍攝,所以我需要找場地。我便問現時工作室地方借場地,他方提醒我可以做工作坊,讓多點人認識我,因此我便繼續租下去了。

第二,在有工作室前我是在家做水泥作品的,「我整到屋企成個地盤咁」,始終水泥是建築物料,比較骯髒的同時亦在影響家人。因此,我便希望能找一處地方,可以讓自己舒舒服服地研發更多的新產品,嘗試用更多不同的物料。自此我便開始了這個生涯,當是另一級樓梯。

 

在家中的局限?

始終家中的居住環境有限,不能做太大件的作品。

例如傢俬和裝置物,即使你把床都丟掉,也難以做到。

 

家人的支持說話?

他沒有說些什麼,但沒說什麼即是支持,他或許會覺得我正在做一件平平無奇的手作、設計,而我很享受的事。他沒說什麼,只是我自己覺得我正在阻礙家人有正常的生活,才會有工作室我想法。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自己會想一些新產品讓公眾做。分別有些朋友介紹,做一些水泥的招牌或其他產品,也有非牟利團體找我教班,回饋社會。

 

有誰給矛你設計靈感?

生活。

我覺得生活很重要。我活於這個社會,會觀察好很多人與事,甚至時間也可以觀察得到。在社會上可以找到一小撮的靈感,要看自己如何萌芽。我在生活中紀錄了很多有趣的事,我會嘗試把他們轉化成自己的產品、意念、訊息…...可否在我做的事上表達出來。

 

最滿意的作品是?

一年前,我做了一個城市紀錄,紀錄了一個城市的格局,分別是深水埗和中上環,是我頗為滿意的作品。我現在做了兩個區,希望可以把十八區都做出來。

創作的過程是?

我那時候剛讀完一年的建築設計,開始由集中研究建築一幢大廈,望向一個社區的規劃。這啟發到我去嘗試以水泥呈現社區城市規劃的網格。做的過程都是辛苦的,需要親身到那區紀錄街道的樣子,幸好做出來的成品令人滿意,亦都有很多人給予我正面評價,很開心。

擺市集的經歷會否帶給自己一些啟發?

剛開始14至15年時都是「膽粗粗」,亦不知道自己作品的市場認受性,當作認識一些行市集的人。第一次擺市集的經歷是有趣的,因為水泥這種物料在市集當中是相對較少見,他們(逛市集的人)都會覺得比較新奇,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正面的推動力。當愈參加得多(市集)時,我開始覺得有點悶,沒有大的變化,因此開始舉辦工作坊。

我現時也有繼續參加市集,但參加背後的意義與剛開始時不同,我不是為了賣我的產品,而是為了多一些人會認識我,或是我可以認識多些朋友,和認識一些正在努力中的手作朋友。現在有些人開始擺市集,自己都會有點百感交集,因為他們希望自己能夠以自己的興趣去賺取一份的認同感。我剛開始時也同樣地有些認同感才會繼續做更多的作品,希望他們可以早日得到更多的支持,有不同正面的回應,希望大家會成功。

 

擺市集的辛苦?

在於市集愈來愈大眾化,變相去逛市集的人會覺得去哪個都沒有分別,但當然我們參加者是知道有分別的,導致待遇和尊重性我覺得是減弱了,甚至很沒有禮貌的(客人)我都有試過。其實也不緊要的,這也是一種經驗,我會有其他想法和反思,會否是自己的作品很差以致自己有這樣的待遇。我沒有生氣也沒有發脾氣,因為我覺得發脾氣就會輸,因此我只會在意他們的不禮貌和反思自己。

 

將來的計劃是?

我希望可以有更多機會做一些社區的計劃,為每一區都做一些東西。也有機會衝出香港,與其他國家的設計師合作,是我正在發酵中的路程、想法。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會,我一定會繼續做。只是會否是手作,或是什麼規模等,我還未知道,但我會繼續做的。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不要放棄,繼續努力。

 

你的夢想是?

我希望用我的設計和建築知識,回饋社會。

 

有什麼是你從未做過,而有一天一定要做的事?

去外國進修。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