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是否只有你一人經營Kё-nap?
是的,畫畫和網絡上與客人聯繫都只有我一人包辦,但在市集宣傳時會有我丈夫幫忙。
 

你會如何形容 Kё-nap?

FUN。

因為我覺得做所有東西都需要有趣、好玩為先,當覺得有趣、好玩時便會開始有興趣和投入。投入時便會開始認真去做,愈認真做而且愈認真玩,那件事便會做得愈好,愈成功。

 

什麼時候開始 Kё-nap的創作?

2014年尾。那時候有個朋友邀請自己擺市集,她想做一些植物的藝術品,邀請我畫一些畫。剛開始我本身未有想過要合作的,皆因自己並不是讀藝術出身的,所以我有點擔心,才會考慮把兩者結合,發展出Kё-nap此事。後來朋友去了一年的工作假期,回來後又想發展另一件事,因此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在經營。

 

是因為自己的學習背景而開始畫畫、創作?

我讀大學時並不是讀有關藝術方面的科目,只是我在畢業後,做了一年的相關工作。辭職後才開始去讀藝術方面的課程。

可否簡介一下你各系列的產品?

我的品牌剛開始是以搞笑為主,例如會有一隻貓,蹺起屁股,後面會有一棵空氣草,我命名它為「爆菊」。由搞笑開始再發展做一些小動物的畫作,例如有刺蝟、象和小豬等等。又有以小木粒製成的小擺設,方便客人放在辦公桌上。最近正在造一些Little People(小人)系列的畫,造一些場合設置,表達一些意思。

 

從設計和品牌中帶出什麼訊息?

如果是指整個品牌要帶出的訊息,我當初建立這個品牌時,整個社會氣氛都不太開心,我希望可以做一些帶給別人歡樂的畫。原本是希望能「氹自己開心」,但當我在擺市集時會見到不同的人走過來,看到我的作品後都會心微笑,我就會覺得我可以繼續走這條路,畫一些能令人快樂的畫,改善家中的環境氣氛和舒緩個人情緒。

 

客人會告訴你他們的看法嗎?

初頭我以為客人會因為「貪得意」才會買我的作品,但原來他們很支持我。有位客人幾乎整個動物系列都儲齊了,放在家中的一個小角落。她說自己上班覺得辛苦,回到家後望到自己的小角落都會覺得特別放鬆。

 

把空氣草與木板畫合併的靈感是如何得來的呢?

空氣草是剛開始與我合作的朋友介紹給我認識的,我們一起去構思該用些什麼與空氣草結合得比較有趣。市面上的空氣草大多放在玻璃樽中,單獨看一棵空氣草或者不會覺得它特別,但如果可以把它襯托在一些裝飾上,空氣草會顯得較為不同。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是什麼?

由我開始找靈感、構思的過程,直到完成一件作品時我都十分享受。因為在找靈感時,我不知道別人是如何找到靈感的,但我自己不會坐在一處憑空想像,需要到處走走尋找「叮」的那一刻。近來的作品都是源於自己聽到一些翻唱的粵語歌時,或是看了一套電影。歌曲都是小時候聽過的,自己也會跟著唱,長大後再細心聆聽才發現歌詞的含意,很甜蜜。其實生活上四周圍的東西都很得意有趣,令自己會想到一些新靈感,會感覺特別開心。

 

工作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什麼?

不要太強迫自己去思考,如果找不到靈感的話便不要去想,讓自己出外走走,行個圈。我現在住在小島上,如果想不到靈感的話也不可以一直留在島上,要出去市區,看看身邊的人,或是聆聽他們的對話,想法會不同一點。

 

你設計的靈感是從哪裡來的?

我的靈感算是儲了好一陣子,但又不是故意儲存在腦海中的。尤其自己讀女校,很多碎碎念、句子、歌詞都會習慣用一本小本子記下,和在無聊時畫一些圖案,都是由小到大「浸」出來的習慣。我將以前小時候的東西慢慢拿出來,「搵返以前自己的自己」。我會先想一個概念,再告訴我丈夫。有時候我不可以只陶醉於自己的世界,告訴別人的步驟可以讓我更清楚這個想法可不可行,既可以省卻做完才發現不可行的時間,又可能會交流出一些新的想法。

你通常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Joyce:你上次去市集見唔見到我啊其實?
小編:見到。

Joyce:我係咪淨係坐咗喺到啊?哈哈!

小編:係啊。

其實我不太懂得如何與很多人說同一件事和說話。我現在跟你對談時,我是覺得自在的。但如果在市集時,對每個人都要說同一番說話,我會覺得很痛苦、難受。讀完書出來後會知道自己適合做些什麼,而我知道自己是不適合做銷售的一群。剛開始(擺市集時)都依賴自己拍檔做推銷宣傳的動作,自己在旁邊附和一、兩句,介紹一下自己的作品。說到要說服別人購買自己的作品方面,「我係唔識嘅」。相對地我丈夫則比較擅長於宣傳方面的事,但我做不到。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聽歌和看書。

 

創作時所遇到的困難是?

在於自己的懶惰,不想畫,然後就會被丈夫鬧自己懶(笑)。

 

將來的計劃是?

這一年來我的品牌改變了不少,由剛開始純粹為了擺市集出推出一些產品,直至現在會與本地品牌合作,推出一些合作產品。我想我自己的路會會偏向繼續畫畫,不會輕易放棄,始終我最喜歡畫畫。但我亦希望能用自己的公仔來造一些不同的產品,例如一些袋、背包、生活的小品、家品等,擴大自己繪畫的媒介,不只是局限於木板,還有玻璃杯等等。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我希望自己仍然可以繼續畫畫,但可以有成熟一點的作品出現,例如家品等的計劃可以成事。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我最近忽發其想,有什麼可以跟十六歲時的自己說,我會說:「你繼續做自己就可以了。」如果是十年後的自己,我不知道十年後的自己會變成怎樣的人,但我希望自己可以留住現在的心態。其實我覺得我開始做Kё-nap時,找回了讀書時的自己。因為讀書時的自己才可以留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思考和想像空間,而在工作時會失去這個自己。開始做Kё-nap時,我找回當年的自己,希望十年後的這個自己繼續存在。

 

你的夢想是?

小時候的夢想大都達成了,例如想做畫畫為生的人,但現在我回想單靠以畫畫為生是不太足夠的,因此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畫家,現在只是一位插畫師,希望自己在日後某一個年紀可以成家。

 

有什麼是你從未做過,而有一天一定要做的事?

一個人去旅行。但如果現在如果叫我真的一個人去旅行的話我會有點猶豫,生活上太多的制肘之餘,也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的危險,也不再敢自己去。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