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ckoo's Nest名字的由來?

名字靈感是來自一本60年代電影《飛越杜鵑窩》,亦稱作《飛越瘋人院》。故事大概講述一個正常人進入了一間瘋人院的生活,瘋人院內的制度、醫護人員和病人之間的抗爭。某程度上諷刺現今社會的政權、制度與人民的角力,讓人反思現今的制度問題。

 

品牌各系列的產品是什麼?

女裝衣服和飾物,主要元素是一些拼布和幾何圖案,我們喜歡六十年代的風格,我們喜歡60年代的風格。60年代的女裝大多都是套裝,有外套和西裝裙。我們喜歡這個元素,便在設計服裝時將這個元素加入幾何圖案。另外我們很喜歡60年代的精神,亦即是他們敢於表達自己,追求自己想要的和自由。

女裝方面,我大多設計以恤衫為主,有時會設計一些套裝,會有不同的拼布和花樣,我最喜歡格仔,但也會有直間、舊式的印花等等。我喜歡加入不同的設計元素,例如有中國式的旗袍,但傳統旗袍有點難襯,因此我會在自己的設計中加入斜襟。至於飾物方面我喜歡用不同的物料,如玻璃、五金物料或一些平常人不會用來做飾物的物料去試做,我也喜歡把兩樣不同的物料放在一件飾物上,例如玻璃與五金配件。

你會用哪個形容詞形容 Cuckoo's Nest?
對於我來說,我會用呼吸。因為我覺得我正在做的事是一種的純粹,呼吸就是呼吸。但香港有很多事情都被複雜化,我覺得現在很多人都忘記了生活的純粹。其實開心是很簡單的,不過很多人因為生活的忙碌和社會的問題令我們忘記還原最基本。
 

如何在作品中表達呼吸訊息?
其實我做設計時,一開始也不會想到太多可得到的東西,我會把自己喜歡的放進自己的設計上,也會做不同的設計令人有多點的選擇,客人亦可以看多一點設計。在現階段,我除了可以透過自己創立的品牌傳遞一些訊息,更大的收穫是可以與更多不同的人接觸。

當初為何會開始 Cuckoo's Nest 的創作?

2011年時,一開始是讀書時的畢業作品,然後與姐姐一起合作做一個系列,但沒有特別去想做多久、會不會繼續做等等的問題。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是什麼?

我想是實踐了自己想像出來的和自己構思的那份滿足感,還有不用考慮很多其他商業和市場因素,真正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工作過程中最重要的是?
心態。我覺得很多創作人的最大困難不是他們在設計或創作時遇到的,而是外來的因素。例如他人給予自己作品的眼光、社會問題、市集興起的風氣、其他人施加的壓力、他人覺得你的奇怪或不正常……很多外來因素影響自己的思想,甚至是創作。因為中我覺得調整自己的心態是最重要的。
 

會否有客人的意見與自己的想法有所出入?
都有。有一些客人欣賞自己的作品,我自然會跟他們多說一點我們的設計和靈感。但同時也會有些人覺得我的作品很奇怪,覺得他們自己都可以設計得到,輕視了自己的努力。
我覺得一件作品,即使是手造的飾物,定還是服飾設計,最困難的部分都不是製造的過程,而是在於那件作品背後的創作故事。「咁其實大家都係一個人啫,我做到嘅咁大家其實都做到嘅。」所以所謂的一件產品不止是一件「產品」這麼簡單。


作品的背後故事是?
我設計的衣服和飾物,都會有一些衝撞或是衝突的意念。我所帶出的矛盾來自於生活當中,生存在這個社會上必定會經歷很多不同的矛盾和內心的爭扎。直至現在我覺得存在的矛盾即使不是全部都可以被化解,但首先我們要面對,不可只是在抱怨,以平常心去面對。

設計靈感是如何得來的?
我會在香港舊區看到一些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舊式建築物、電影等等。我比較少看雜誌去找當下潮流的設計和顏色,我的靈感有時候是憑空想出來的。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平時我會聽歌,睇戲,睇書。我現在比較喜歡自己一個,有空時發呆。我覺得現在在香港,可以有一個空間和時間讓自己發呆,真的是在腦海空白的狀態是一件很難和很奢侈的事,我是十分享受的。

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在市集時,很多時候我都會與其他檔主聊天說地,和客人交流。如果市集很多人的話我都是頗為忙碌的,沒太多人的話我便會看看書。我希望可以與不同的人溝通,了解他們的想法。很多時我們聊天的題材不只局限於設計方面,還會有社會上發生的事,其實每一個人在這個社會上都會擔當一個重要的角色。

跟客人說過的深刻話題?

香港的社會問題。

遇到的困難事?
其中一個困難的事是搬運,皆因我的體力有限。擺檔時我需要搬動衣飾、衣架、枱……或是有時候要拿布去造衣服,由於體力有限的關係,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困難。
另外還有來自不同方面的壓力,包括收入,猶豫自己應否繼續做,出現了很多的矛盾。


壓力來源?
擔心租金、地方問題、前路。當自己愈大,考慮的事情便會愈多。例如如果我做多十年的話,我可否繼續以此作為生存工具。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好難講」,但我覺得自己依然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希望你仍然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和繼續做一個有良知的人。
我覺得人為何會所謂較高等在於人會有良心、道德和同理心,人應該關心更多身邊的事物。
當我做這個品牌愈長時間,愈接觸得多不同的人,品牌的影響力會中一點的話我便可以用這影響力貢獻社會。如果你問我會否希望自己的品牌可以發展得大一點,我則沒有這方面的想法。當我想得愈多,便愈容易變質,就好像是在香港開店舖的話,租金問題會影響後或許要依賴入貨。我覺得我們要記住最純粹的事。

 

將來的計劃?
我希望會有一個穩定的地方和收入,擁有一個開放式的工作室,做多一點的分享會、電影放映會……可以貢獻社會的事。

你的夢想是?
盡力去爭取應有的權利,盡力改變香港社會,令香港人的權利不會被扼殺。

有什麼是你從未做過但有一天一定要做的事?

流浪。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