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開始Mosi mosi?

Mosi mosi是來自於廣東話的無事無事,意思是在生活上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也要抱緊「There is no worry」的精神。Mosi mosi其實是我就讀理工大學時的一份畢業設計(Final Year Project),那時候我忽爾得知健康有分生理和心理。對於我個人來說,經過一段時間的發掘和探索,我知道自己要達到心理上的健康和得到快樂的話,需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和可以幫助他人。同時,我發現這個社會上的設計忽略了殘疾人士的需要,有見及此,我希望可以讓他們有多一些選擇。

 

畢業設計當中做了什麼作品?

那時候我為了三類殘疾人士設計了些產品,包括視障人士、智障人士和肢體殘疾人士,會跟據他們的需要去做一些產品。譬如有視障人士銀包,我為了一位視障人士設計了銀包,她叫潔瀅。與她相處過後,發現視障人士都不懂得如何分辨紙幣的面額,因此我設計了一款銀包,可以讓她用自主的方法量度錢幣的面額,不再害怕被騙錢。

另外,有一位叫培順的男士,他患有腦麻痺症,以致他只有兩隻手指可以活動。受到活動能力的限制,在買東西要付錢時,他只可用紙幣付款,留下了一大堆硬幣在家卻無法使用。因此我為他設計了一款馬蹄形的散紙包,讓他兩隻手指也可以從袋中拿出相應的硬幣付款。

 

剛創立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感覺或風格?

我希望帶給別人一種窩心的感覺。

Mosi mosi 的標誌(Logo)上有兩個 M字的設計,就像一條繩,或是一條縫紉的線,讓別人有一種溫馨、窩心的感覺。

In: visible Wallet看得見的銀包的集資活動介紹?

這個集資活動是為製作視障銀包而籌募經費,集資時期約三個月,由七月至十月。所籌得的款項將會用作生產一千五百個銀包,並送予視障人士。至於當中多出的款項將撥入Mosi mosi的基金中,繼續發展更多的產品,幫助更多的人。在沒有這個銀包前,他們都需要問其他人手中紙幣的面值,或是要自己「估估吓」,也不會知道自己有否被騙。

設計這款銀包時,我利用紙幣大小之間的差距來造一個有點線的量度器,只要使用者把紙幣放在量度器的邊邊,便可以透過點線得知該紙幣的面額。另外也有一個梯級型的量度器,同樣地是跟據紙幣高度的差距而設計的,最高為港幣一千元,最低則是港幣十元,如此類推。

設計上也加入了磁石而非啪鈕讓銀包合上,這樣可令視障人士不再需要找啪鈕的接合點,輕易把銀包合上。

平日的工作過程是?

「其實我都係成個腦都塞滿晒嘢」。我會先把自己的想法繪成草稿和做一些資料搜集,及後會讓用家試用,再生產那些產品。

 

最重要的部分?

設計當中最重要的部分會是如何設計出一件以人為本的產品,可以解決他們生活上的小需要。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事?

影響身邊人的那股力量。有些人會從不同的渠道告訴我,我正在做的事情影響了他,或跟我說一些鼓勵的說話,我會感到很開心,那份滿足感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

 

經營Mosi mosi時遇到的困難?

因為Mosi mosi現階段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基本上所有事情都需要我自己一個人去打理,包括管理、教育、出新產品等等。有時我也會覺得自己分身不暇,但如果這是一件值得的事,我也會去做。

 

自從你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後,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有一個男孩子抱著一隻由殘疾人士設計的公仔玩偶,坐在梳化上動也不動。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在感受我造這隻公仔時的那份愛。我才知道原來我正在做的事,會令其他人感受到當中的溫暖。另外有一個人留言,告訴我他有一位智障的姐姐,在看畢Mosi mosi的作品後才發現他很少顧及她的感受,也很少理會她,應當與她有多一點的交流和溝通。我覺得這(Mosi mosi)是一個真正影響到他人的項目計劃(project)。

是什麼讓你堅持經營mosi mosi?

大家支持我的力量。

「我覺得我而家有一個咁樣嘅目標,我就『去』啦!」

 

你的夢想?

希望可以開一間mosi mosi 的公司,既可以持續發展又可以幫助別人。不單是有教育及宣揚共融,還會在世界各地搜羅一些貼心的設計,而mosi mosi是朝著這個方向擴大自己的市場。

 

那麼將來的計劃是?

因為我早前獲頒香港青年才俊獎,九月將會前往日本做實習。我希望回來後可以設計一些給老人用的產品,一邊設計新產品一邊銷售,一直維持下去。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十年後好像很遙遠。我們都會有很多很多的變化,十個月後都未必知道自己可否繼續堅持,但我希望我是可以堅持的那一群人。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不要忘記我這一刻的努力。

當我曾經很努力地做過一些事,便不應該後悔,至少自己是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自己此時此刻認為最值得去做的事。

0至100分,你會給自己這刻的努力多少分?

70分。

70分已是一個很高的分數了!70分或許是我所付出努力的盡頭,而另外的30分需要其他人的努力,合力完成每一件事。例如眾籌計劃,即使我付出了70分的力,但沒有別人的30分,這眾籌計劃也不可以成事。換句話說,30分是我不可控制的部分,也是一個需要其他人幫忙的部分。

 

這一年內有沒有遇上什麼感動和有趣的事?

姐姐是智障人士,mosimosi 令他開始關心多一點自己姐姐的那件事也會令我很感動。我以前會帶一些正常和自閉、中度智障的小朋友一起玩樂、畫畫,小朋友都會啟發自己的思維。我姪仔也在他們當中,他後來問我:「在場的貓是否也有自閉症?」又有一些小朋友問:「到底什麼是自閉症?自閉症的小朋友會不會玩樂?」我希望他們都可以一起玩,令他們認識大家,同時也有一個思考的空間讓他們多想一步。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