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你在大學時就讀中醫文憑,為什麼會選修此科?

Betty:我婆婆都是中醫,她會執藥給我們,我覺得中醫很特別,咳的時候飲下一杯中藥便可以醫到咳。直至自己長大後,女兒的濕疹一直未有途徑醫治,後來經朋友介紹中醫治療和就讀有關課程,我便去試。剛開始讀中醫時發覺其實有很多方法醫治不同的皮膚病,引起我的興趣繼續鑽研中醫。

Loraine:有一部分都受媽媽影響,因為她經常會跟我說有關中醫的事。媽媽就讀的是中醫美容,有時候還會為爸爸按穴位和煲一些涼茶。我自己都覺得十分有趣,為何中藥能有助於強身健體,因此自己便去就讀中醫營養學,學習中藥藥材成份、藥效、以至藥膳等等。

 

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手作護膚品?再創立自己的品牌?

Loraine:大概3至4年前左右,因朋友介紹而開始自己學造皂。擺檔時,有客人會問Naturally YouNeed會否推出護膚品,我們才突然醒覺自己只有清潔的產品,因此跟了台灣的老師學習自製護膚品。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是?

Betty:成功感。那種成功不是指我們做得很好,而是可以幫助到別人的那份成功感。這些皂的配方都是我和女兒構思出來的,有些朋友用後會告知我那種皂也有助改善其他皮膚病症,這種成功感推動我學習更多新的知識。

Loraine:至於我則是可以與媽媽有更多的接觸。未做手工皂前,我只有上班和下班,沒有好好與媽媽多溝通。自從做了手工皂後,我們會在周末一起去市集,平日一起造皂,交流多了不少。

Betty:「其實幾好㗎呢個親子關係。」

 

通常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Loraine:一起到達市集的地點,佈置攤檔,如果有客人的話便向他們介紹我們的產品,沒有客人的話便會自己坐下聊聊生活上的大小事。

Betty:市集前數天我們都會很忙,因為護膚霜、日霜等都需要前一日打起,務求新鮮;皂也需要前一天才包裝,否則會有水氣,放置一段時間後會發霉,因此如果只有星期六才有市集的話我們星期日便會「各自散」,當作休息。

 

平日喜歡的活動?

Loraine:行市集,去咖啡店。

Betty:烹飪。我昨晚弄了燉雞精,即補腎又補血和清熱。

如何對付濕疹?

Loraine:因應天氣而作出相應的措施,天氣熱時要帶手帕,出汗時要立即抹走,否則濕疹又要「發」出來。清潔之餘也需要護膚,搽護膚霜,有些人會覺得夏天不再需要補濕,但實際上尤其是濕疹患者包括我自己,膚質都會比較乾,因此洗澡後必須搽上面霜。我也有一些偏方,便是在洗澡完畢後趁著身體還是濕潤時,把少許黑糖塗上身體,先當作磨沙之用,待黑糖溶化後敷著一至兩分鐘後才用水沖走,可潤膚和解毒。我在我的濕疹最嚴重的那陣子用這方法大概兩星期,便覺得身體滋潤了不少,濕疹的地方也沒嚴重時紅。這是小小的偏方,大家可以嘗試。

 

你們的夢想是?

Loraine:我希望可以開咖啡店。

Betty:我希望她開咖啡店時我不用幫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做了手工皂和護膚品後,很想去接觸更加多不同的人,去市集是一個很好的途徑,與其他人分享我和我女兒的一些經歷。我們遇過很多緊張子女皮膚問題的媽媽,我希望可以接觸更多她們,與這些媽媽分享一些如何讓自己心靈平靜的經驗。

你認為十年後你們還在造皂嗎?

Betty:我當然不希望,我老了,是時候去環遊世界,這些都應留給女兒做了。

Loraine:應該會的。這是對自己和別人都好的事,即使十年後已經沒有人買我們的手工皂,但我仍會繼續造給自己用。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Betty:我希望這個品牌可以一直延續下去。我透過這個品牌認識了很多,譬如我從來都不知道市集的存在,在女兒第一次告訴我「不如我們到市集賣皂」,她帶了我去後我才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市集,覺得自己很「大鄉里」。我希望十年後,當Loraine有了自己的小朋友,帶她到市集,當作親子活動之餘,又可以接觸更多的人。我自己感覺市集的人都是友善的,我希望小朋友可以接觸一些和平和有愛心的世界。

Loraine:我希望十年後會有更多人認識和願意嘗試用天然手工皂,現在的世界有太多化學東西,不論對地球或是個人身體也有害。我希望十年後,地球上大部分的人會回歸天然,使用多一點天然的東西,對環境有點改善。

 

0至100,你們會給予自己多少分?

Loraine:80分。那80分是給予自己創作和製造了一些新的東西出來,而20分是要自己持續進步。

Betty:「嘩你咁高分嘅。」我就覺得自己合格。中醫方面的配方大部分都是我寫的,但其實我知道的東西很少,我們能做到今天是幸運。中醫的世界實在太大了,合格只是解作合格,但未能做到最好,這個世界也沒有最好。只好希望自己能繼續讀多點書,鑽研更多中醫的世界,知識豐富一點,認識多點病症,令更多人受惠,繼續努力。

Betty/媽媽

Loraine/女兒

 

促使Naturally You Need誕生的力量是什麼?

Loraine:其實由小時候開始便有濕疹的問題,小時候經常看西醫、吃西藥和塗很多類固醇的藥膏。可是十多年過去,(濕疹情況) 也沒有太大改善。直至近年流行一些天然療法,加上平時也會看中醫保健,因此決定去看專門治療皮膚方面的中醫。吃了一陣子中藥後,發覺身體上的濕疹有好轉。同時有朋友介紹我們用手工皂替代沐浴露,用後覺得皮膚的油脂有相對地平衡一點,繼而我們便參加手工皂的課堂學習自己造皂。吃中藥時,中醫有特別提醒我在最後的一劑藥要多煲一次,用作洗身之用。我和媽媽便想,如果以中藥入皂洗澡,會否也有相當的效果?我們便開始嘗試造皂,用後覺得對濕疹有些幫助,也會推薦和送給朋友用。久而久之,造皂的量愈來愈多,便萌生擺攤的念頭。Naturally YouNeed便於2014年12月成立。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手工皂和護膚品?

3、4年前。

Loraine:出去上堂。如果只是上網睇材料比例的話,有很多技巧我們都學不到,只可以上課時學,又可以與其他同學互相分享。

Betty:出去學過打皂,會發現導師真的很重要。有些導師不仔細地教,換句話說是指他們「過料畀你過得多唔多」,我第一次去學的時候,那個老師教了我們很多不同油的知識,這是我們第一次接觸手工皂,以為每個導師都會這樣教的。怎料第二次跟另一位導師學習手工皂時,他只是給予我們一張配方,要我們按著配方上的比例去學而已,並沒有額外授教有關油的知識。

自從你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後,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Betty:最開心的會是有些客人用了我們的產品,都給予我們正面的評價。剛開始造皂和造護膚品都是為了給自己用的,好或壞都會由自己承受。但當是其他人用自己的產品時,他們不應該因我們的錯失而受苦,因此自己在剛開始的時候都感到十分擔心。雖然已把產品在女兒的皮膚上測試試用,但每個人的膚質總有些不同,幸而評價都是正面的。

Loraine:我記得有位媽媽是經朋友介紹而認識我們的,她告訴我們自己的兒子有濕疹問題。那時候,她在電話的另一端忍不住嚎啕大哭。看到自己的兒子不肯進食,情緒也十分低落,自己卻什麼都幫不上忙。其實我多年來的濕疹也令我經歷過情緒的低谷,我甚至在夏天時穿著長袖衣服出門,遮蓋著身體上的疤痕,怕會嚇到途人,大多數日子都是躲在家。自從擺了市集後。我和媽媽才發現有很多與我情況相近的客人。那位媽媽會定期告訴我們她兒子用皂後的皮膚狀況,見到她的母子關係不但因而改善了,她兒子的皮膚狀況也確實有所改善。

Betty:有時候在市集時,有些人經過會告訴身邊人(濕疹患者):「是濕疹專用皂。」然後那患者便會立即回答:「無用㗎!」會見到他們自己都先放棄,或許他們在坊間試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也沒有用。我會覺得他們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嘗試,即使手工皂不能根治但仍可舒緩和改善濕疹等皮膚病症。

 

你認為有什麼是做手作皂、手作護膚品必備的?

Betty:看多一點書和上網看多一點資料。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種不同的油,我們都需要見識多一點,不可以只用自己已知的那十多種油。就像是我們最近買了一種新的油,網上評價都說那種油對改善濕疹也有一定幫助,因為我便把此油打成護膚霜給女兒試用。她頸後有一處的濕疹良久未癒,塗什麼也沒有改善,試用一星期後頸後那患處便不再脱皮。如果我們安於現狀,不再發掘新知識,女兒頸後的患處永遠都不會痊癒。

Loraine:還有耐性。譬如弄日霜時,我們很小杯的份量需要打大概半小時,但當要打的份量多一點時,所需時間便會更長一點,我們必須在長時間重覆同一動作,因此耐性是十分重要的。

 

當中有最困難的地方嗎?

Betty:做的過程中困難不大,反而做完皂至成皂之間的數個月,我們都要時刻留意和照顧著它們,天氣熱時要幫它們抹汗;天氣潮濕時又要開抽濕機,以防發霉。有時候打皂比較麻煩,有很多不同的油,要好好掌握油溫,又要學習什麼是打好的皂……如果。有很多配方很難打的,例如紫蘇含有70%的橄欖油成份,需要打大概兩、三小時才會有點挺身,「如果真係用人手打真係會打到肩周炎啊!」

(編按:在這裡「打」的意思是打蛋的那種,像打發忌廉或蛋白般把不同種類的油攪拌至挺身。)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