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叔是個怎麼樣的人?

剛開始時我們擺檔時有一個「一齊叔叔化」,簡稱齊叔的服務,替客人畫畫,畫一個像叔叔的你。當時攤檔上的牌寫著「齊叔化」,客人誤會齊叔是叔叔的名字,久而久之我們便稱他作齊叔。而齊叔就像是我們,我們希望他能有活力做一些我們希望他做的事情。齊叔是喜歡貓的、怕熱、怕曬、會幫我們說一些不敢說的東西。

 

Booger Man的名字是如何得來的?

Booger解作鼻屎,我們希望表達的是「就好似撩鼻屎咁,人哋睇落好核突但其實自己好舒服」。別人或許會覺得我們畫的畫很醜或很「核突」,但我們自己卻很輕鬆、很舒服。

我們都希望客人可以自己感受到,不需要說白。「明就明,唔明就算」。

想從Booger Man 和齊叔帶出什麼訊息?

我們畫的題材大多圍繞著生活上的小細節,同時希望能「貼地一點」,有時候也會發放一些負能量。我覺得負能量比正能量更有共鳴,更加貼近人,經常看正能量的東西的話,令我心情更差。

你們當初創立Booger Man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感覺或風格?

麻甩、富有幽默感。得意的風格,但不會太少女。

 

最喜歡的畫作?

這兩張。(圖)

我們設計這兩張明信片原意是希望客人可以寄這給他們的好朋友,圖片中的人物表現得很粗魯,就像我們在好朋友面前豪不保留。

除了明信片外,你們的品牌當中還有什麼產品?

畫作、紙糊公仔、筆袋。還有一個在商店買回來的玩具,我們再把它塗上顏色,讓小朋友來到市集時可以玩玩。這些同時切合我們的品牌,很無聊的,喜歡做不切實際的事,但我們還是會認為地做不認真的事。

自從你們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後,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參與市集時是開心的,可以認識旁邊的檔主和客人,也會見到客人看到自己的作品時會笑。有位客人是我們剛開始擺檔時認識的,她拍拖時我們幫她和男友「齊叔化」,後來她結婚、生小朋友時我們仍有為她畫一些畫。

 

有什麼是設計必備的元素?

樣子和動作,畫畫時心情也要放輕鬆。

 

平日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畫畫、看漫畫、動漫等。

 

你們的工作過程?

我們會約出來先談論一下主題,例如一張貼紙上是有關「很熱的時候,齊叔會如何散熱」,我們會一起構思一些散熱方法,然後回家分別畫一些。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

兩個人一起構思該畫些什麼。通常在構思時我們都會「遊很大的花園」,先聊一些與主題無關的事,但這些卻會令我們思考更多。如果是我們自己一個人思考的話,便不可能這麼愉快地思考。可是實質做的時候則是把構思到的東西畫出來,最有趣的時候也已過去了。

 

而困難的部分是?

我們沒有一個實質的工作理念。「有時候m記(麥當勞)都唔好意思坐咁耐。」

另外還有是收入不多,始終未能用此維生,所以我們會再努力一點。

通常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現在市集的地方淺窄,枱也比較細,不容許我們再畫畫,「一齊叔叔化」。但始終時間比較短,我們無法在短的時間內畫一些「靚」的東西。加上我數學不好,要我一邊畫畫一邊收錢可說是困難的任務(笑)。現在我們市集是在與不同的人聊天(吹水)中過的,有時候會玩玩玩具。

 

你們的夢想是?

可以長遠地依靠畫畫維生,有一間工作室,養到自己,養到隻貓。

你們認為十年後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會繼續畫畫,但未必會繼續畫齊叔,否則我們便十年也沒有進步過,我們希望可以嘗試更多的東西。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加油,你死唔去。希望你會喜歡現在的我。」

 

0-100分,你有多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

70分。好像還有很多方面可以有進步。過程都是開心的,只是成果還未是太理想,事實上有很多東西都需要取捨。

 

將來的計劃是?

想畫一些漫畫和動畫短片,做一些有連貫性的東西。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