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陶瓷的製作?

我在讀大學時也有學過陶瓷製作的,希望畢業後可以繼續造陶瓷,因為很喜歡陶瓷這個媒介。我還喜歡畫水彩畫,陶瓷製作可以讓我把水彩畫立體地造出來。可是畢業後,我未有能力找到一個設置拉坯機和窯的地方讓我製作陶瓷,因此我先用樹脂黏土製作,直至半年前我搬到畫室開始陶瓷創作。陶瓷對我來是實在很多的東西,更多元化和更生活化。

 

促使Smiling Cone誕生的力量是什麼?

我畢業時覺得自己應該要勇敢地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不應立即去找工作,趁著較年輕,膽子也比較大的時候去嘗試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Smiling Cone 便於大概三年前誕生了。

 

當初創立Smiling Cone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感覺或風格?

其實我沒有很大的理念,只想把自己想到的東西都與其他人分享,而我想到的都是一些很簡單、和平、溫柔、溫和的東西。我希望把這些感覺帶給別人,就好像我讀大學時送一些小襟章給同學,他們看到這些作品是會感到開心,我希望能達到的便是這種純粹。

 

想從設計和品牌中帶出什麼訊息?

一份純粹的童心。我常常會覺得人在追求的是開心和簡單,而我在生活時都是以這個方向前進,覺得外面世界的東西太複雜,因此我希望能保持這份真摯,想到什麼便做什麼的心態去做,以達到簡單和開心。

你會選擇哪個形容詞形容你的作品?

隨心。

 

自從你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後,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由我創作開始,每一個步驟我都做得很開心,因為所時間都是屬於自己的,花在自己身上。我可以自行構思作品的形態,再用手按步造出來,都是我很享受的,所以我每一刻都過得很快樂。

 

有沒有令你印象特別深刻的客人?

很多個時刻都是深刻的。我剛開始擺市集時,即使沒有太多人認識我,但他們都願意停下來欣賞。這幾年過後,他們都仍然繼續支持,成為了好朋友。甚至會有客人派利是給我,去旅行時他們都會帶些手信給我。前一陣子我在這畫室舉辦了一個主題為「豆屋」的販賣日,他們用一些物料造了一間小屋給我,又帶了一些水果過來探望我。我覺得有了Smiling Cone 這個品牌後,加深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繫。

 

「豆屋」的意思是什麼?

豆屋是指我在這個地方的小角落,自己造了一間小屋,這個小小的空間我稱之為豆屋。豆是很小的,但它會慢慢成長。豆屋有一個煙囪,煙囪上的煙和雲代表這裡像是工廠,有些事情在這裡發生中。這個名字是我看日本的陶瓷作品當中有一種稱作「豆皿」,是指一些很細小的器皿,或是細小的陶瓷作品,也許是一朵細小的花。

 

設計的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

我初初只是把我畫了出來的畫,變成立體而已。在大學時學習了陶瓷製作,我自己慢慢造,才開始接觸其他國家的陶瓷製品。

有什麼是設計陶瓷必要的元素?

首先是要原創的設計,屬於自己的設計,其次便是手工上的追求,例如陶瓷的飾物要牢固,以免跌碎;陶瓷餐具要弄得幼細,尤其是邊邊的地方要小心不可刮到用者。一些方便使用者的設計都是十分重要的,我會追求手工上慢慢地進步。

 

作品的製作過程是?

我會多數先構思,再把想到的畫出來,然後選擇造出比較喜歡的。譬如這些粒粒的飾物,我是先想到一個叫作「白花精靈」的故事。

這就是白花精靈,他看似是食鬼但卻又不是食鬼,原本他還長有花莖和兩片葉,但他可以整個頭飛走,變成現在的樣子。他們有時候還會圍在一起跳。

還有一個故事是關於住在森林裡的棉花怪獸。他的身體是黏黏的,就像是雪糕溶掉了。他行走時會有些粒粒糖掉下,那些糖會夾著細小的、毛毛球般的、有眼睛的顆粒,把剛掉下的糖吃掉。

有時候我會想到一些很無聊的故事,很純粹地把這些故事造了出來,沒有很大的理念,把它們造成陶瓷。

最滿意的作品?

最近我造了這些盆栽,這個盆栽是多邊形,不規則的,附有一些小小的膠粒,小白也坐在這裡,加上植物後我覺得很有趣,因此是我最近最喜歡的作品。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是?

我最喜歡打開窯的那一刻,我覺得那像是變魔術般。因為它們會由一些啞色的陶泥變成發光的,每次打開窯時我都覺得有很多星星在內,因此我最喜歡這個過程。

 

那麼最困難的部分是?

陶瓷帶給我很多驚喜的同時也會有很多損壞可能性,因為一放進窯,在千多度的溫度下,萬一造得不好,例如泥搓得不好,有氣泡便會裂開;造的時候太多水、太濕也會導致成品較容易破爛。可能一隻你很用心畫了三個多小時的碟,燒後卻裂開。還有油與油之間屬性不合,混在一起後會出泡泡……很多這些問題都要試過才知道的,這應該是我發覺最大的困難。

 

你通常工作坊和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7月1日的那個是下午一時至七時的活動,一邊我放了一些作品、有個收銀櫃枱;另一邊則設有手捏陶瓷工作坊。

 

一天會工作多久?

我多數早上十點左右便會回來開始做,然後直至晚上五至六時回家吃飯。

 

島民是?

其實不是我改的,只是我初初開始做Smiling Cone這個品牌時的主題是無人島,我當時是想究竟可以如何集合各個故事,讓他們集合在一起,繼而想到用一個島包含著他們。後來在市集時,有些客人說我是島主,而來我島的人、客人等等便是島民,自此支持我的人都是島民。

你的夢想是?

我的夢想是成為一位藝術家。

其實我由12歲開始已常常畫畫,什麼都畫,很想日後可以繼續畫,做自己喜歡的事。直至現在已大學畢業,我仍在做自己喜歡的事,總算完成了自己大部份的夢想。希望可以繼續維持著自己的生活,和做自己喜歡的事。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我覺得會。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我想要叫她繼續加油,不要忘記自己當初是如何想的。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Leanne Ho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