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鬚是個怎麼樣的人?

胡鬚是代表我自己的,我自己是個不太奉行規律的人,有些人或會規定自己作息、工作等等的時間,但我卻不太會管束自己,是一個很隨意的人。胡鬚內的胡包含了胡塗、胡亂的意思,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身邊太多制肘和局限,令我們都無法隨心所欲地行自己的路。Soul(讀音:鬚)則是解作心靈,我希望大家可以放鬆自己的心靈,還有還自己的心靈能隨意地行,我是一個比較著重心靈成長和心靈培育的人。我是一個很喜歡思考的人。

 

是什麼推動了胡鬚的誕生?

我喜歡上課時畫畫,中四時,我會畫胡鬚的頭,但仍未有眼耳口鼻,只有這個星球。他是個星球,表面上有很多不同的坑紋,而那些坑紋代表著我們自己。這個星球其實也代表著我們每一個人,星球經互相的碰撞、衝擊形成獨有的坑紋,但仍未忘記自己的根本,仍會發光發亮。每一個星球上的坑紋都各有不同,在上還有棵草,代表著我們每一個人的成長,靈感是從我很喜歡看的《小王子》中得來的。我覺得每一日,甚或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是在栽培自己,讓自己成長。

 

剛創立胡鬚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感覺或風格?

輕鬆一點的。

可以見到星球都是用了一些很輕鬆、很簡單的線條去畫,簡單到其實人人都可以按著我的作品畫。我認為用很高超的技巧去畫的話與讀者會增加距離感,所以以較簡單、輕鬆的風格作畫。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形容胡鬚,你會選擇哪個?

Hea。

因為他在很多事情上都十分隨心所欲,很少給予自己一個框架。即使他看似是無所事事地「攤」在床上,但實際上他仍是在思考當中。

 

有誰或事給矛你設計靈感?

一些生活上的瑣碎趣事。

譬如看到朋友到外國旅行的照片後,我會把那照片為題材畫畫。但其餘大多都是我自己思考的。我覺得hea很重要,思考的過程中會令自己更加實在,但同時我靜止時是無法思考的,必須要有些郁動,我才可以開始想更多的事情。

 

日常的工作過程?

我喜歡在晚上時畫畫,大概晚上11時至凌晨3時,我會處於最專心的階段。我會把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想到的事情用電話記下,再在自己最專心的時段埋頭苦幹畫出自己的想法。畫畫能令我變得更專心、更治癒,晚上的時分亦較為寧靜,可以讓我更輕鬆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工作時最享受的步驟?

我以前會先畫邊框,再掃描進電腦上色。現在我發現了一個令自己更快樂的方法,便是用水彩上色。我很喜歡上顏色這個過程,有很多顏色的變化可以出現。

 

相對比較困難的部份?

構思方面和需要緊貼網絡方面都是比較困難,即使我是一個經常上網的人,但同時是一個很慢的人。當我在網上看到一些題材,由構思直至落手畫、那題材已不再熱門。另外構思也十分困難,有時候想到的都是相類似的事,例如我最近說的珍惜時間,與我上次說的把握當下,都是相關的概念。我會把所有事情連結,所有事情由發生到終結都是有關係的,以致我思考時都會有些困難。我曾經與一位畫畫的前輩聊天,他說我在思考時欠缺了逆向思維,雖然有點抽象,但我仍頗為認同的。我有時候會把自己框在心靈、生活、時間等等方面思考,並沒有太多其他的想法,有時好像是不太「貼地」,只相信自己的那一套。

 

你的夢想是?

我一直有向各方便發展的,包括設計、手作、接一些freelance的設計工作等等,而我的夢想是開一個設計的工作室,有一個地方讓自己專心創作。因為在家中有床的話會令自己心不夠安定,希望可以有一個空間讓自己繼續創作。

 

當你沒有設計靈感時,會做些什麼呢?

落街行路。我需要郁動一下才可以思考,有時候走路時會想到很多構思。或許是因走路時會促進血液循環,令自己精神多一點,有更多的想法。

0-100﹐你會給予胡鬚多少分?

60分。

因為我覺得自己一來未盡全力,二來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該如何走。我會有不同類型的作品,例如有繡字,但與我的插畫不論在風格上及類型都有點不同。前一陣子希望自己能專注插畫方面,但又覺得現在市面上有很多相似的東西,自己的作品未夠突出,因此仍未知道自己的路該如何走。

 

擺市集當日是如何度過的?

我是一個比較慢熱的人,很少在市集與人聊天。

 

深刻客人?

有很多故事,譬如有一個繡字的故事。其實我剛開始賣繡字的時候有因為懶而沒有繡太多,有一位客人有來市集看我的作品,不過最後沒有購買。她後來有在Facebook上找我,問我什麼時候會再擺市集,她希望能當作結婚禮物送給她的姐姐。她形容自己第一眼看到「幸福」已無法忘卻,我便開始反思這其實是我很隨意地構思出來的作品,但原來背後能帶給別人很大的意義,是一個很大的祝福。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畫畫嗎?

會啊,我會。

我也有在自己的專頁上說自己會一直畫畫,畫至自己無法再畫畫為止,因為這(畫畫)真的對我很重要,很重要。有時說「把握當下」等想法看似很老套,但將這些想法畫成畫便能變得更易接受。我也偏好用畫作、不同的顏色表達自己的心情和想法,因此我會繼續畫畫。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不要被世界吞噬。

最近自己有一個很深的感受的,當踏入25歲這個年紀,便要面對著一個關口。25歲前我大多以手作、freelance等相對自由卻不太穩定的工作模式生活,但當踏入25歲後,似是自己需要定下來了。我從來未試過自己會如此著緊找一份工作,或是突然有很多夢想想要達成,突然覺得自己不能繼續hea。我以前是一個會避社會的人,但思前想後,這是終歸要面對的現實。因此要告訴自己,不要太易被社會影響,但我想自己與其他的不同的地方在於我有胡鬚這個特質。縱使自己追求其他東西,也不會忘記或失去最原本的、心靈上的東西。無輪我走到有多遠,我也會有胡鬚把我拉回來,拉到人生的中間。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上網和踢足球。做運動時會令我感到專注,而我很喜歡專注的感覺。

 

最滿意的作品?

繡字。雖然我希望自己能專注插畫的方面,但反而最滿意的作品是繡字。很簡單的兩個字最能傳遞我想說的心靈的事,例如有「幸福」和「挑戰」,一看到便能感受到字的力量。我在字的旁邊留了很多空白的位置,畫畫時也同樣地有很多空白的地方,我認為留白會留有空間讓自己和別人思考。

 

將來的計劃是?

我希望可以專注畫畫方面,至於擺市集方面則隨緣吧。我希望能透過畫畫與自己思考的東西結合,從而去感染其他人,感染到一個得一個。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哪一句在哪一刻幫助或感染到什麼人。

 

為何會把自己的插畫作品分成兩個不同的專頁?

一來兩個專頁的畫畫風格不太相同,二來胡鬚所想表達的都是比較正經和比較帶給別人能量的東西,但我認為人有數個不同方面的,有時我也希望表現自己調皮一點的那一面。主要是分享生活上的一些小趣事,帶給人們一些小快樂。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