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為何會開始A piece of.. .?

以往一直有學或參加一些體驗班,例如學整皮、陶瓷、國畫、羊毛氈等等。最近的7、8年才開始賣自己的作品,那時候第一屆九龍城書節,我才第一次去擺市集。大概08、09年的12月開始。

 

A piece of.. .的意思?

後面的三點其實是表達了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會發生,因為我還未遇到一種東西我會很醉心地鑽研,例如有些人或會知道自己熱愛木這種材料,便會自己很用心地鑽研木工。但我還未遇到,我很想遇到,可能是刺繡、陶瓷。因此從那時候開始我便覺得自己可以隨著自己當時喜歡的東西而造些什麼出來,我沒有特定自己的品牌要做些什麼。我有做過羊毛氈飾物、襟章、皮的卡片套、化妝袋、雕刻過橡皮圖章,最近在造陶土。

 

手作對於你來說是什麼?

是我喜歡做的事,而我覺得自己喜歡做又做得好的話,我便會拿出來看有沒有人喜歡。我並不期望自己擺檔可以賺到得多,只要賺回成本或多一點點便很滿足。若果有人喜歡和欣賞我的作品,和我覺得好看的作品,我會感到滿足和開心。或許工作上未必可以帶給自己這種感覺,自己又擁有一種天賦去做一些好看的作品,我很享受各個過程,包括拍攝。我甚少刻意去宣傳自己,而會譬如看到現在的光線很美,我便會立即拍攝自己的作品。我覺得自己有一種無形的推動力,驅使自己按著自己的能力做一些好看的作品和畫面出來,擺檔和做手作的想法大概也是源於自己這身體裡無形的推動力。

有什麼推動自己當初擺第一次市集呢?

恰巧那年開始自己想造一些作品售賣,那時候市集的風氣仍未興起,看到可以租地攤,便去試試看。

 

剛創立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感覺或風格?

我喜歡寫字和拍攝,有時候放工後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時便會去拍照,於是我每日都會寫一些當日發生的事或心情,附上一張相片放在網誌上,我喜歡這樣的圖文配搭。因此那時候剛開始賣羊毛氈作品時附上一個價錢牌,牌的另一邊是一些我自己生活上各種想法的句子,配合作品上的木吊咀,或是心口針的托底上也有一句小句子。我記得我在Facebook的群組上有提及過自己想宣揚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一種很善良的關係。我覺得會去九龍城書節的人大多是很喜歡看書的、比較溫文、節奏相對比較慢的、安靜的人。加上那時候我較為年輕,會把自己想到的全都寫在那價錢牌上。現在的我不會再這樣寫出自己的想法,也不會要求自己的每件作品都會表達一個訊息,反而會著重作品視覺上的好看,和擺攤檔時的清潔,意思是枱面上除了作品以外,不可放其他物品。我希望自己擺市集、拍攝作品的照片、文字等都帶有點簡單又好看的視覺效果。

 

經營A piece of.. .期間遇過最深刻的客人?

我想我自己唯一一次接受訂單是在做羊毛氈的時期,我造了一隻蜜蜂。有位女客人,現在我們也成為了朋友,即使我現在已沒有造羊毛氈,她還是會到市集探望我。那時候她買了一條蜜蜂羊毛氈的頸鍊,後來告訴我男朋友也很喜歡,希望可以訂製一隻大的在紀念日送給他。這是我唯一一次接受的訂單。正如我剛才所說,我不會考慮市場上喜歡些什麼,也不會刻意迎合別人的口味,我純粹會按著自己的品味和眼光去造一些作品。

 

自從你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後,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如果有人喜歡和欣賞的話我會感到開心,也希望自己可以帶一點開心給別人。有些客人買了麻布裙,會拍照或用文字告訴我麻布裙真的很舒適,這些簡單的舉動已會令我感到很開心。或是有些人即使沒有需要的東西,他們簡單的一句「你的作品真的很好看,但我很少會用卡片套」等等,也會令我感到很滿足。還有在擺檔時,認識了一些由顧客演變成朋友,甚至會與我一起擺檔。

當中有遇過什麼困難嗎?

或許我對這個品牌的期望不大,我亦不是全職手作人,若遇上一些困難的地方便不會做,因此沒有遇上太大的困難。我在做陶土時未必能做到自己心目中的形狀時會不開心,但同時仍會告訴自己,如果再做多數次後還是未達到心目中所想的話,便做另一種手作吧。

 

與家人的合作有帶出了什麼火花嗎?

媽媽是一位專業的裁縫師,她對布料有更多的認識。當我去布市場買布時,我會著重顏色和摸上手的質感,媽媽會考慮各款布造出來的效果如何,有一些專業意見讓我參考。第一次賣麻布裙時,我選擇了黃色作為其中一款顏色,因看起來會比較特出,媽媽則覺得這種冷門的顏色不會有人買。後來在擺檔時發現黃色是最暢銷的一種顏色,她才知道原來黃色、紅色都是有很多人會喜歡的顏色。她亦知道我品牌客人的喜好,與我一起擺檔時也會與客人聊聊天。有一次恰巧要到台中擺檔,需要一個輕便的木架用作掛麻布裙。我便與爸爸一起研究該如何弄一個簡單又容易裝嵌的木架,有時間也的確需要到他們的專業和經驗。

 

工作過程中最享受的部分?

自己可以做到一些自己也覺得好看的東西,也會有點期待其他人看到時會否也覺得很美和喜歡呢。

 

最重要的部份?

對於品質的要求。擺出來的作品,客人用錢購買的話我希望他們是真的喜歡才會購買,又可以很耐用的,因為質素品質保證對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另外,作品的原創性。我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與其他人的一樣,也介意自己的作品與其他人一樣,因為我覺得手作人應該對自己有點要求,也要有點獨特,手作實在是一種創作。雖然我曾經聽過一句說話:「抄襲是最隆重的讚美」,但我仍希望手作會有其獨特性。

是什麼,讓你堅持經營A piece of.. .?

我想…是我身體裡的驅動,就像是有一個天職要做一些好看的東西。如果我不是生活在香港,譬如台灣人會有更多空間進行自己喜歡做的事,可以用較底的成本開店,那怕只是兩至三年,可以很專心做自己的專長。在香港走的路比較規範,只容許在工餘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想繼續做的原因並非由於外在的因素,而從我內裡希望繼續做「靚」的作品,與人分享。

 

通常市集的一天是如何渡過的?

市集的早上大多都是最不享受的時分。

 

家人的支持?

丈夫是專業攝影師,同時也是設計師,他會為我的品牌設計標誌和卡片,也會拍攝一些產品照。我雖然也享受拍攝的過程,但面對拍攝人時少不免會有點緊張,因此他會幫助我拍攝。

 

你是否在進行夢想中想做的事?

不。去完台灣,又認識了一些台灣的手作人後便發覺自己希望可以開一間自己心目中,會擺一些自己覺得好看的東西出來的店。可以放一些自己也喜歡的手作人作品,同時能配合到自己的作品,大家能在一個空間裡喝一口茶,吃一口小點心,欣賞各種手作。香港的生活成本太高了,未能進行心目中想做的事。我有想過在家中做相近的事,邀請朋友上來喝杯茶,放一些自己欣賞的手作作品,開一間店仍是我夢想中想做的事。

平日你還喜歡做些什麼呢?

在家中喝茶吃點心、看書、與朋友出外野餐。

 

將來的計劃是?

沒有特別計劃。我不執著於堅持經營這個品牌,而是會容許各種可能性,或許下個月會「摺埋」,一年後再以另一個形象重新製作。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還未遇到一種手作令自己鑽研和發展。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嗎?

我想十年後會繼續做,但希望那時候的我已遇到一種我會一直做下去的手作。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希望可以做一些「靚」的東西,與其他人分享,帶出一點點的快樂。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