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對於你來說是些什麼?

是一種磨練。

像是很開心的感動,那一種開心是當畫好那幅畫才會隨之有鬆一口氣的感覺,若果畫了很久最後還是不滿意的話便會很不開心,幸好現在看到自己慢慢地開始有些進步。

 

知道你辭了正職畫畫,不知為何當時有這個想法,而直至現在你的想法仍是相同嗎?

我現在暫時畫畫是正職,但因為現在才剛剛開始,收入非常不穩定,需要依靠在家中的茶餐廳做兼職,有基本的生活費之餘又可以讓父母少一點吃力。畢業後我做了數年設計的工作,看看能否維持自己生活,後來自己有考慮自己應否回到畫畫那邊,趁還未需要負擔家中時追追夢。我上年參加了一個YMCA的工作坊,有講者介紹了自己在日本學板畫的經歷,我聽到後覺得很吸引,便報了名,對方亦接受了我的申請,於是我便在去日本前決意辭職,做一點準備。

 

日本之旅有帶給了你一些什麼啟發嗎?

這次日本之旅除了學習板畫之外,也很意外地學習了紜手紙,我發現紜手紙很適合香港人學的,它所需的時間不多,但也有一種親手製作的感覺,亦可以把這一種心意送給朋友和家人,是一種很「快靚正」的方法傳遞心意。我覺得學到這紜手紙後,可以帶給香港人,讓大家都有所得益。紜手紙其實是日本的漢字,紜是圖畫,手紙是信件,紜手紙的意思便是寄一封有圖畫的信出去,亦是明信片的一種。有時候,他們也會把圖畫畫在紙扇上,作為裝飾,同時可以透過圖畫上的詩句,傳遞一些訊息和祝福,例如「想起你的笑容便會很快樂」、「你是全日本第一個笑容」。香港人有時候太忙,如果能收到這樣的甜點,或者對人或對世界的想法都會有點不同,會開心一點。

小小店展覽的概念是如何得來的?

我本身很喜歡畫人像的,而我本身在讀電影時發覺自己不是喜歡畫建築的畫,而是喜歡畫人的情感。我去拜訪小店時,老闆們大多都不會有很大架子的,他們都很願意告訴我他們的心路歷程,或者最值得驕傲的產品和服務,當他們這樣願意放開心窗地與我聊天,我便可以了解他們更多。因此畫小店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渠道讓我了解人,同時每一間小店每一位老闆的感覺和性格都很不同,對我來說是一些很寶貴的經驗,對我日後的創作有很大的幫助。

 

籌備時間?

大概兩個月左右。

 

在小小店展覽時進行分享會時有的什麼感受?與觀眾交流時有發生過什麼趣事?

第一日會比較多人,我在分享時會比較投入,而在第二日的分享會當中,雖然參與的人數相對較少,但多了一點互動,可以和觀眾聊聊天,我亦歡迎觀眾隨時插嘴,分享他們對該小店或產品的一些想法和認知。有一位霍伯伯來到,當我說到利和秤號,燒繩結的那一個步驟時,他便告訴我們以前綁繩結時不用燒,因為以前用的物料是麻繩,不會鬆開,只是現在的人甚少用麻繩,用尼龍繩才需要燒。他若沒有告訴我的話我也不會知道這樣的細節,有時候透過分享會可以讓我知道更多。

 

與銀の文房具老闆的相遇和合作?

透過榮興單車,我畫了這幅畫後放了上網,Joel(老闆)是一位單車的愛好者,他收藏了很多很特別的單車,也會四處找一些零件組裝單車,正正因為他對單車這麼有興趣,因而認識了榮興單車的老闆。Joel在網上看到我畫的畫,轉折之間我們便認識了。他會介紹一些地方我去畫,例如有善美影室。

可否與大家分享你的創作歷程?

我先是喜歡看日本的動漫,從而喜歡畫畫。那時候是看百變小櫻Magic Card﹐看到他們的衣服在每一集都是不同的,裙又很漂亮,後來在報攤附近又看到有封面是小櫻的Comic Fans的漫畫雜誌,我買了回家後便按著雜誌的彩頁開始畫畫。加上家中經濟環境關係,這個興趣我只需要在家樓下的文具鋪買一本畫簿和鉛筆便可以進行,一畫可以畫很久,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適合我的娛樂,自此我便喜歡上畫畫。慶幸的是中學時的那位美術老師教畫很厲害,我姐姐畫畫也是畫畫很漂亮的,影響到我。在身邊的氛圍都很影響到我,令我喜歡上畫畫。但同時也有另一種說法是在告訴我畫畫不能賺大錢,因而我現在才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

 

遇到什麼困難?

我在2014年中開始有慧惠這個專頁,但那時候還有工作的牽絆,只是把其當作是一個工餘時間與其他人分享自己作品的一個平台。直至辭掉工作後我才專心經營。遇到的困難主要是難以接工作,就算有客人會問我們報價,可是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令自己收入實在很不穩定,亦是我無法控制的。

 

最享受的時刻?

最享受的時刻則是當我畫了一幅自己很滿意的作品,其他人又懂得欣賞的話我便會很開心。例如我在畫合發茶餐廳時,壓力真的是頗大的,因為我最終不只要向自己,還要向家人交待。他們每晚放工回家後都會看到我畫畫的進程,都會品評一下畫作,壓力也實在有點大。有這麼大的挑戰,最後還是能夠完成,像是看著自己一級一級地行樓梯愈上愈高,看到自己有成長了般,這感覺是我最享受的。

 

由開始都現在最滿意的作品是?

合發茶餐廳,其他的畫都是在畫實景,畫實景的好處是可以坐在那個地方,透過時間的流動,看到老闆與客人是如何交流的,老闆是如何工作的,店舖的物品是如何被老闆和客人調動的。我可以透過觀察知道店舖的運作,把當中的精粹畫進畫中。而另一方面,在現場畫畫要準備輕便一點的顏料,若要畫大幅一點的畫作便會有點困難。相反如果我可以在家中畫的話,我可以先想清楚構圖,有必要時可以先起稿,整幅畫的感覺便會相對上有計劃一點,工整一點。

最深刻的小店?

善美影室。

因為他們除了影相影得好之外,他對客人的感覺是以對待家人般看待。老闆會稱自己的影室是一個家,客人到來影相是與家人回來聚舊一樣。其實一家人能找到時間來一起拍照是很難得的,我曾經約過家人到善美影室影相,可惜後來因各人的工作關係而無疾而終。因此老闆很珍惜每一次與客人拍照的機會,亦會在限時和在一、兩筒菲林內氹到那一家人都有最燦爛的笑容,這個難度是極高的。我很欣賞他臨場的幽默感,需要一邊笑、一邊拿著玩具逗小朋友笑、一邊開玩笑、一邊按下快門。我很佩服他。我覺得在這個固定的空間當中,就好像一架車走到不同的地方,載著不同的記憶,是一個很浪漫的旅程。

 

發生過令你感動的事?

我會想起自己在日本時的事。我在日本認識的紜手紙老師,逢星期一至六都是在經營她爸爸留下一間酒店(意指:賣酒的店舖),這間店已有七十年。她畫了一幅畫給我媽媽,是有關猴子結緣的故事,希望可以與媽媽結緣,叫她要把這幅畫放在茶餐廳。我在日本八個星期,當中有五個星期在富士山附近學板畫,期間的星期六日放假時,我到附近遊覽時無意中發現有紜手紙的工作坊,我便參加了,認識了老師。紜手紙傳統上會有一件物件,但那件物件不會完全展現出來,還有一句詩句和偏橙的紅色簽名。我覺得這樣無意之間認識了也確實是一種緣分。我一開始不知道老師亦有經營酒店,只是上了工作坊後的一、兩星期,我與同學一起走路回家時經過這間酒店,見到外牆貼滿了畫作,於是進去看看,才發現老師在內,很開心。之後我每當有空時都會去探望她,臨離開日本前一天我再到訪,告訴她我明天便要離開了,大家都有點眼濕濕。

對慧惠這創作有什麼期望?

期望是希望我可以在我喜歡做的事情和在現實生活中取得一個平衡點,我便可以做到自己喜歡做的事的同時不再需要讓父母擔心。他們也快將退休,但我仍未可以養活到自己,希望自己要趁他們退休前急起直追。

 

你的夢想?

畫到全世界,認識更多的人,透過畫畫可以與其他人很親切地聊天。亦希望自己可以學懂爸爸做的一兩個菜式。

 

將來計劃?

看看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落是怎麼樣的。而我又從來未踏足過歐洲,想看看下年會否有機會到歐洲學習,大前題是要先儲到一筆錢。

 

0至100分,你會給多少分予現在的自己?

我想,大概70分左右。30分留給自己餘下的人生繼續加上去。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畫畫嗎?

現在我真係覺得自己是為自己而活,以前打工時會覺得自己不太為自己而活,那時候做完一件物品出來後確實是侍候老闆和客人多於自己想要的。因此現在自己每一幅畫都是一手一腳自己畫的時候,我便覺得很實在。

 

有什麼說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無論將來是怎麼樣,我都一定要畫畫。雖然我仍不知道將來的事,我希望自己可以將畫畫轉為全職,可以養活到自己和家人。萬一不能的話,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堅持拿起筆畫畫。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 2016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