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為何會開始製作千陌人物訪問雜誌?

Lotus:我們是在一間出版社工作時認識的,我很喜歡寫字,她又很喜歡設計和畫畫,我們知道在坊間的雜誌社工作的話,難以做到自己真正想做、想寫的東西,我們都希望可以出版一份完完全全讓我們表達我們想表達的刊物。因而計劃出版千陌,並以「人」為中心。我們也有討論過主題及風格,及後決定以香港的創作人為主題。我們亦希望能知道每個人的故事,了解他們的想法與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如何互相影響。由計劃至出版第一期共經過了三個多月的時間。

 

剛創立這月刊時心中所構思的是哪些風格?

阿Yu:我們想達到簡潔的風格,設計上以插畫和文字為主。讓人感覺是清晰和精要的,一看便能知道我們想表達的主題。留白也是一門藝術。

千陌這個名字有什麼意思嗎?

Lotus:我們構想名字時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千陌是取阡陌的音,有田間小路的意思。我們以「人」為主題,表達的是人與人之間該要有更深的關係,在街上我們碰到的不會只是陌路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我們出版了這份刊物,成為了一個讓人互相認識的平台。同時,很多人與我們一樣在追夢的阡陌路上,縱使大家未必能碰面,但仍是在同一路上奮鬥著,千陌便是有千千萬萬位陌生人在阡陌路間遇見。

 

最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或經驗?

Lotus:千陌是以自由定價的方式售賣的,而我們有固定擺放作寄賣的咖啡店和小店。發展大概半年後,有一次我們到其中一間咖啡店補充千陌時,店主告訴我們有讀者特意打電話到店詢問是否有千陌可以索取。我們沒有預計到會有讀者特意打電話到店詢問,只期望有讀者會走過見到千陌才拿來看,並沒有想過有讀者會為了收藏或追看千陌而找我們。我們約受訪者進行訪問時,當他們得知我們是一份自資的刊物,普遍都十分歡迎,受訪問對我們也十分友善,及後我們亦有保持聯繫。

阿Yu:也可以說是我們在創作路上認識到很多不同的人,是一件很難得的事,以前可能自己會知道有這樣的一件產品,但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人(創作者)。現在我們認識了他們,與他們有一些交流後,知道了他們如何堅持自己的品牌和意念。有時候會激發到自己,在他們身上學習。

 

有深刻的受訪者/讀者嗎?

阿Yu:Missing Piece。他們是以木材為材料,造一些不一定是實用的作品,但在作品當中注入了很多他們的想法和意念。

Lotus:你可以說他們很個人,同時他們在作品當中會投下很多很大的想法和意念。譬如他們有一件作品是一顆木製的蛋,我們問他們造這顆蛋的原因,他們則回答自己造此作品並不是為了售賣,而是為了練習自己其中一種造木的技術。練習過後,他們會把剩下的木蛋帶到交換物品的地方,交換一件物件和故事,從而建立一個微托邦。他們造很多作品出來都是為了人的開心,驟眼會覺得他們的作品當中是單純的細膩和美,可是問多了,便會知道他們在每一件作品當中都付予了一些意思。讓我們都很深刻。受訪的手作人都有不同性格,會自我發掘,也有希望自己能達到工匠級水平的人。

受訪者有帶給你們一些什麼啟發嗎?

阿Yu:有。我自己都是一位希望自己做創作會做得更好的人,有時候我自己會迷失,不知道該如何做才會做得更好,該如何堅持……我在他們身上見到他們如何作出嘗試和堅持,會得出一些「他們可以的話,我也可以做到的」想法。也可以說是一個榜樣。

Lotus:我們有小小的固執,希望能找一些相對還未很有名氣的人訪問,我深信他們只是未被太多人知道,但他們的作品是很精彩的,亦值得更多人認識。他們還未接受過太多的訪問,反而可以讓我們知道更多內心的想法。

 

製作時遇到的困難?

Lotus:難。千陌是每月出版的,但我們經常推遲了出版的時間,這應當是一種難處。

阿Yu:對我來說也是困難,是一個我無法衝破的障礙。

Lotus:但其實沒有困難也是一種驚喜,與受訪者接觸,以至洽談寄放點也不是太困難,他們也很願意,甚至有寄放點主動聯絡我們。我們發現在香港做這些(獨立雜誌),也不太困難和辛苦,對我們來說只要吃少兩餐飯,便可以做到這樣的一件事。我們覺得既然受訪者這麼好,就應該帶著他們到外地,讓更多人認識。不過即使我們的寄放點增設了台灣,我們仍會堅持做本地創作者的訪問,希望其他人能認識這群很厲害的香港人。

 

製作和創作獨立雜誌時,你們最享受的部分是?

Lotus:我最享受訪問的過程,可以與他們聊天,至於寫文是一個沉澱的過程。在訪問的過程中,受訪者很多時都會有很多有趣的反應,譬如有受訪者不喜歡別人跟他說加油,原因是他們正在做一件自然不過的事,為何要說加油呢,就正如呼吸時不會說加油。

阿Yu:我最享受畫畫的過程。訪問過後,我需要思考在整個訪問當中,受訪者的外表、說話、當時的環境等等,如何可以把有的都呈現出來。有時候我會很爭扎,不知道該如何畫,最後完成後會感到很滿足的。

是什麼讓你們堅持千陌?

阿Yu:一來我們很希望香港的創作人們讓更多人認識,不要太容易被其他東西埋沒。我們希望能在內尋找到一顆顆珍珠,讓更多人知道。這是我們製作千陌的宗旨。二來我們一個喜歡畫畫,另一個喜歡寫字,我們希望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平台同時能做到這兩件事,令到我們繼續堅持。

Lotus:我們真的就如她所說,希望把我們的概念傳遞出來。另外我很喜歡紙品,有時候見到一些很美的雜誌也會買回家收藏,因此自己都希望自己能做一份自己喜歡又富有美感的雜誌。很希望能成為一個傳播者,藉著千陌,將我們的訊息很完整地傳給讀者。香港創作人是很厲害的這個訊息。

 

對於千陌的期望是?

Lotus:要成功傳播到。當別人一想起香港創作人,或想得到這一方面的資訊時,便會想起千陌,作為一個代表。雖然很難,但我們還是慢慢地向這個目標進發。主要希望有多一些事能發生,也許是與手作人,但我們仍未知道,我們不會設局限予自己,不過還是會集中在香港創作人的主題中發展。

你們的夢想?

Lotus:我喜歡飲咖啡的,質素好一點的咖啡。因此我希望可以開一間咖啡店,在內我也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

阿Yu:我想成為一個插畫師,但我需要再努力多一點。因上班沒有太多空餘時間的關係,我剛剛才開始實行做自己一直以來都想做的畫畫。

將來的計劃?

Lotus:千陌已出版剛好一年的時間,我們正計劃於明年(2017年)的1月把千陌以另一個方式呈現,做一本雜誌。三個月出版一次。除了訪問後,也會加插多一些欄目,一些關於我們的想法,多一點篇幅讓阿Yu有更多空間創作、畫畫。我們還希望能做一些展覽,畫與多媒體結合的展覽,我們會研究多一點各種可能性,或者是與創作人合辦展覽等等。

阿Yu:不過這些都是構思中的,正在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與新形式雜誌的推出同步進行的一個展覽。「咁講咗就要做啦!」

 

你認為十年後你還在堅持製作千陌嗎?

Lotus:我覺得會。正如我剛剛說的一不設限但集中,我希望十年後的千陌已發生了更多的可能性,或許會成為了一個創作人的平台。

阿Yu:我本來也沒有想到這麼遠,但我覺得自己沒有一個理由停下來。因為我們還是會一直做下去。

有什麼話想跟十年後的自己說?

Lotus:寫好一點字,我覺得現在自己的知識量未夠,希望自己到時候已成為了一位著名和好的文字工作者,有強烈的個性,不會隨波逐流的一位文字工作者。

阿Yu:我會說,我有點驕傲和不後悔自己做了這件事,雖然現在還未知道將來會發生些什麼事,但只要堅持,十年後再回望現在的自己便不會後悔,也是一種驕傲。

 

0-100分,你們會給自己多少分?

Lotus:60分。因為遠遠還未及我心目中想做到的想達到的樣子。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壞的構思,只有做得未夠好的構思,不應該給予自己太多藉口,例如香港人不會看字的,或者其他原因牽絆自己,我們應當想辦法做得更好。現在60分,我們要努力做到滿分。

阿Yu:50分。我覺得還可以做好好多好多。

 

有什麼說話告訴正在創作的人?

Lotus:幸運地有這一群人。在這麼不容易的地方,很幸運地有這一群人沒有放棄,慢慢走出來,即使還未能達到目標,但「只要繼續行,便有路行。」

阿Yu:不要停,不可以停。停卻後以前努力過的東西便都會失去的了。

撰文/Jojo Wong
訪問/Jojo Wong
攝影/Jojo Wong

© 2016 by kazy chan